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茶 趣

作者:艾峰涛  发布时间:2011-11-29 16:06:22


深秋十月,夜凉如水。

过了寒露,窗外再难闻到秋虫的鸣叫。几盏路灯孤零零的站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夜,寂静的仿佛可以听到影子的嗤笑。

有灯光的窗总是可以给人温暖的感觉。此时的我正在屋内,收了凡心,慢慢拉上竹叶花纹的窗帘,泡上一杯秋茶,准备洗去一天的风尘。

满怀热情的水冲进温润如玉的杯盏,顿时,香溢满屋。

说起喝茶,我完全是个刚入门的小学生,茶龄不过一年。去年某日一位朋友带我去友人新开茶社喝普洱茶,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接触茶以及茶的文化,可能是我天生与茶有缘,渐渐地竟痴迷上了喝茶,几日不去便会想。

开始喝茶,喝不出茶的好坏,完全在聆听朋友讲解。偶尔能够喝出茶香,有时还能品出水中的甘甜。但大部分时间是喝不出什么味道来的,人云亦云,完全是附庸风雅。

随着对茶文化越来越深的了解,读了一些书,见了一些人,跑了几个喝茶的场子,慢慢有些开窍,竟也喝出了茶的好来:苦中有甜,涩里伴醇,平中见滋味,淡里飘幽香。

茶文化贯穿整个中华文明。

相传神农在野外以釜锅煮水时,刚好有几片叶子飘进锅中,煮好的水,其色微黄,喝入口中生津止渴、提神醒脑,以神农尝遍百草的经验,判断它是一种药,这是关于茶起源最普遍的说法。《神农本草经》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以上只是传说,据专家考证,茶起源于西周,兴于唐盛于宋,一直流传至今。如今,茶已经成为世界三大饮料之一,更是国人日常生活中“开门七件事”之一。

茶能清心提神。烹茶者心境闲远,饮茶人怡然自得。古今文人墨客借茶席谈禅说理,吟诗属文,不但借此涤烦忘忧,会友联谊,也调适得志失意的悲喜,甚至抒发通达古今、胸怀天下的抱负。最有趣的是,茶的氤氲芬芳与中华文化的浓郁厚实碰撞在一起,迸发出令人魂牵梦绕的奇香,令茶客在有意无意、似悟非悟之间很自然的就走入茶禅一味、茶诗相亲的禅境之中。唐朝皎然和尚说:“一饮涤昏寐,情思朗爽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五灯会元》里赵州老和尚接引渡化的一句口头禅“吃茶去!”无俟三饮,直指当下,不但“辩”无可辩,连“忘”也忘了。

茶如人生。嗅之芬香,初品苦涩,再品甘甜,最后归于无色无味的一片寂静。喝茶之人借用茶来洗去自己的凡尘之心,洗去在这个社会中沾染的太多的物质欲。静下心来,慢慢的品尝一杯茶,品味自己的人生。宋朝大书法家黄庭坚在《煎茶赋》中写道:“宾至则煎,去则就榻,不游轩石之华胥,则化庄周之蝴蝶”,唐钱起更有诗云:“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 卢仝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写得挥洒自如,妙趣横生,不仅写出茶味,更道出了人生真味。诗人们的意境告诉我们:闲适的人生是一种由苦转乐的人生,如同茶的滋味一般,入口是苦的,细细品味就可以感受它转甘的豁达。在茶的回味中去创造一种新鲜有意味的生活,在生活中发现细微的乐趣。所以,当你喝到一口好茶,你喝到的不是茶的滋味,而是一种隽永的情调和内心对美好的向往。然茶本苦涩,但苦绝不留口,苦能转甘,才是豁然开朗。

宋徽宗《大观茶论》说:“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茶,本是生长在深山幽谷中的佳木灵草,具有野、幽的自然本性。饮茶爱茶,自然对幽野的生活有了一种向往,是人们想脱离世俗崇尚自然的行为表现。我们所喝到的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特殊历练过程,经过一道道工序熟成酝酿,才能够积蓄足够的生命能量,得以尽人之性,尽物之性,使品茶从形而下的世界进入到形而上的天地。从此,喝茶不再是单纯的“喝茶”,它关乎生活的品味,思想的境界,甚至涉及生命的意义。

    藏传佛教导师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在《正见》一书中写道“如果你正在享用一杯茶,而且了解短暂事物的甘与苦,你将能够真正的享受那杯茶。”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对茶的评语。

文章出处:立案庭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